licolrose-对闺蜜说IloveU 会不会被打

学习紧 要命
争取爱的cp一对一篇
博爱 佛系

[星北]柠檬气泡水

[星北]柠檬气泡水

»星北,有涉友成分
»交往前提
»吃醋梗
» @樱落风碎
»非常感谢不嫌弃 (′~`;)
谢谢小天使的点文,我爱你(ღ♡‿♡ღ)(拖了挺久了sorry,真的很——抱歉<(_ _)>)
»ooc x10086
»迟到到睡shi过去的七夕贺文(我两个一起算真的好吗QAQ





一切都是从明星发现北斗总是频繁地往演剧部跑开始的。

在第三次被无视自己热情满满的打招呼之后,明星决定这次要直接按住北斗的肩膀,说什么也要和他好好说句话。
出乎意料的是,午休时间北斗难得没有直接在下课铃响起的时候冲出2A 的教室或者被其他什么人拉走。
所以,明星找准这个百年不遇的好机会,往前直接走到第二排的正中间——毕竟像北斗这样的好学生+班长大人就是拥有这样的c位,尽管明星本人也不愿意坐在这样显眼的位置就是了。
“小北!小北!我给你带了柠檬气泡水哦!”明星把冰冰凉凉的饮料放在课桌上,“我今天上学的时候特意给你买的呢!”
“哦,那谢谢了。”北斗也不怎么客气,拿起塑料袋里的吸管插到圆弧形的透明盖子上就往嘴里送了一口淡黄色的气泡水。自从正式交往之后,他们倒也是经常交替着给对方带饮料买午饭。
恩,酸酸甜甜的感觉。
“怎么样怎么样!很好喝吧!”明星拉过前排游木真的椅子顶着北斗的桌子沿一屁股坐下,游木真的话因为去吃午饭所以刚好没在。明星手上拿起自己的那一份,“碰”的一声扎好吸管。
他们买饮料一直都是情侣杯。
明星吸了一口,感觉凉凉的东西在口中带走了多余的温度然后顺着滑到嗓子里,然后拥有满身的清凉。明星满足的眨眨眼,又靠近对面的墨兰色发丝的人,期待地看着他。
北斗当然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他一只手臂撑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抚摸在对方柔软的鲜橙色上。恩,手感还是那么好。
“可以了吧?”
“诶~?不要啊!我还要别的奖励!”
“……又在得寸进尺啊你,”北斗收回手,撑在自己下巴上,“你要怎样啊。”
“诶~我要小北亲亲!”明星用手戳戳自己的脸,天蓝的眸色里倒映出对方一阵恶寒皱着眉的样子。
“……才不要。”
“诶!小北怎么这样!”明星像是很受打击一样夸张地皱着眉撅起嘴,“小北的亲亲是我应得的辛苦费啊!我可是特意绕道去的小北你最喜欢的那家店啊!”
“……不要。”
“班里大家都去吃饭了没人知道的啦!小北!”
“……不要。”
“小北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好心痛啊!”
“……不要。”
接连收到了了三次拒绝之后,明星受伤地低下头,北斗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小北不爱我了吗QAQ”
“喂喂!别露出这种表情啊!好像我做了亏心事一样……”
“小北就是!”
“QAQ”
“……我没有啊。”
“QAQ”
“QAQ”
“QAQ”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北斗泄气了一样低下头,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屈服于恋人技艺高超的撒娇装可怜之下了。
“我就知道小北最爱我了!(´▽`)ノ♪”
“……”就知道是这样。
“好的好的!小北请吧!”
看着明星满面得逞的笑容地把脸凑过来,北斗又一次觉得自己的底线在疯狂后退。亲密度从牵手到拥抱到接吻,地点从墙角到大街再到班里……
“小北~”
亲昵的一声彻底摧毁了北斗皱着眉打算翻脸不认账的冲动。
算了。
北斗认命般凑近那张笑容阳光灿烂的脸。不得不说明星的脸是十分漂亮的,那种阳光帅气的漂亮,虽说没有knights那个濑名前辈那样价值三个亿,却特别的拥有春阳的温暖。
近在咫尺的英俊,眼里倒映的只有自己微微发红的脸颊。
离双唇相碰的温柔触感,只差五厘米。
夏日微热的风正从没有关严的半个窗户吹进来,调和空调一股接一股的冷气,杨叶无穷碧,柳叶笑东风。
是适合热恋的季节呢。

“冰鹰前辈不好了!”伴随着木门与墙壁剧烈接触产生的巨响,一抹淡蓝色冲进眼睑。
北斗条件反射拉开自己和恋人的距离。
北斗左手捂着自己泛红的半边脸颊快速站起身,同时不出意外地瞥见了明星不满地表情。
“……是,是紫之啊,怎么了?找我有……”
“友也君被变……被日日树前辈抓走了!他向我求救让我来找您!”
“……好的,表演部是吧,我这就去。”
桌子上柠檬黄色的气泡水一个又一个由底部上升到杯子一半的际线上便随即破裂,看着满脸写着不高兴地明星,北斗叹了口气,出了教室的门。


七夕节就在忙忙碌碌的一天又一天中到来了,商业街两旁林立的店铺已经早早挂好了彩带,窗户上都用各式各样的拉花写出庆祝的字样。校园里虽然气氛没有外面那么浓烈,不过大多的情侣已经提前开始安排活动,比如同组的衣更和他隔壁班的发小,游木和三年级他那个奇怪的前辈,自己班的神崎阿多。虽说这样的不很多,不过粉红泡泡还是明显地多了起来。
明星当然觉得自己也应该加入散发粉红泡泡的行列。
毕竟也是和大家公开的嘛。如果在这个撒狗粮的机会被落下了,岂不是很不好吗?游木一定会开玩笑说分手了吗之类的,衣更也一定会关切地问有没有什么麻烦……
可是,做什么好呢?
游木打算和那个前辈去游乐园,衣更说好了要和发小穿浴衣去烟火大会,神崎要去阿多家里是听说乙狩家的姐姐非常喜欢他。
明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明明是大好的周五晚上应该好好补上一觉,心里却没有着落。周日的七夕就在眼前。先不说自己还没想法,就算有了也不知道北斗有没有时间,毕竟自己周末约他出来玩十有八九因为帮忙而被推辞。
好麻烦。
觉得自己就快要衣更附体了,明星翻了个身,莫非自己也沾染上了麻烦体质吗。
啊啊不要啊。
大吉挤着门缝扑上了床,明星烦恼地揉了揉他的毛,大吉闭上自己的眼很舒服的样子发出呜呜的鼻音,然后眨了眨睁开,跃上自己的小书架。
“啊大吉不可以啦!”
大吉好像听懂了主人的话,在小小的边沿上转了个身就后腿一瞪落地。
“啪啦啪啦”两声,书架上掉下几本东西。明星翻身下床穿上拖鞋打开灯去捡,看清了封面之后发现最上面这一本是自己的初中时候的原声带,嵐的《love》,好像还是自己远房表姐给的。
把东西收好到它原来的位置,大吉好像知道自己搞了麻烦也已经逃之夭夭,明星趿拉着拖鞋回到床上。
love 啊。
去看个电影怎么样?

“好啊。”听筒对面是自己期盼的恋人的声音。
对方的应允,像是让自己一直以来阴雨连绵的心放了一个大晴。自己还是被爱着的嘛。
三言两语说定了地点和时间,毕竟北斗周日那一整天都没有什么安排让他吓了一跳,还以为七夕也一样抽不开身呢。北斗好像也没意识到周日这一天就是七夕,他是自己不说就不会意识到的工作狂呢。
“再顺便去周边逛逛吧,好像有烟火大会什么的,听衣更说的……”
“呜啊小北!”惊喜大过于惊讶,明星还以为北斗这种不解风情的木头一辈子都不会主动邀请自己去做什么。
“喂!突然干什么啊笨蛋!”
并没有在意对方的称呼又变成了什么,不如说明星太高兴了,这百年不遇的机会,自然没理由拒绝。
“那小北我等你哦!”


拿着手机从许久不用的APP上定好了傍晚时分的影片,明星就觉得百无聊赖了。
呈“大”字形后仰倒在床上,辗转翻了几个身,还是无所事事。
重新下床打开APP查看自己的订单记录,反复把页面滑了几遍之后,突然有彩页广告蹦出来。
[七夕在即!为你精心挑选十款礼物送给心爱的ta!]
对了!还没想好送什么礼物给小北呢!!
上一秒还毫无精神的废柴人士明星突然来了动力。他兴奋地拿起手机开始翻阅,不过看了几眼就发现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无非就是给女孩的巧克力,花束,水晶手灯,要不就是给男朋友的手表,钱包,领带什么的。可以说毫无新意,闭着眼睛都说的出一大串,可亏得商家还能写的出来什么“精心挑选”。
不靠谱归不靠谱,可是自己要准备别出心裁的礼物是真的,都说交往之后的第一个节日是最重要的,随随便便的不行,千篇一律的不行,惹人嫌弃的不行,要挑选出完美的礼物才能多多把自己的心意带给对方。
小北喜欢什么呢?
金平糖吗?太普通了吧。书什么的吗他总是喜欢的那些?也不知道具体有什么啊。
怎么办呢?没有合适的礼物的话,七夕的氛围也会打些折扣吧。
……有什么别出心裁的又能让人眼前一亮的……眼前一亮,眼前一亮……
诶!有了!

“实在抱歉,对不起,我这周日真白刚刚拜托我一起去为下个月的公演采购。”
电话里传来自己绝对不想要听到的声音。
“所以,我知道很让你失望了,真的很抱歉。”
当然,当然非常失望。
“所以,我们要不改日再……”
“叮”的一声挂掉电话,把手机扔在书桌上。
又是这样。本来以为这一次是不同的,结果还不是一样。
明星翻了个身。是我错了吗,小北,这样一次次的主动,是我错了吗?
一直以来只有我一个人一厢情愿吧。明星自嘲地面对着自己。这个月除了互相带饮料以外,约过去商业街过端午,结果他要去奶奶家聚会;约过去商业街尝试新的甜品,他要留下处理事物;约过去听难得一见的前辈演唱会,他要去帮助演剧部的后辈做舞台。难得等到单独在教室里,想要有所表示的时候,总是有那个后辈让创来“求救”……
怎么又是那个后辈,小北,你很乐意去帮他忙吗?为什么所有人都离开的演剧部你偏偏无论如何也待了下去?
小北……你,到底是如何看待我的?如何看待我,和你的?
你的回绝,又一次,让我怀疑起来。
你已经无所谓了吗?你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吗?你已经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了吗?你已经讨厌我了吗?你已经……不爱我了吗?
如果你是的话,那,就这样吧,小北,你不需要我的话……我就,如你所愿吧。以后都——
如你所愿。

傍晚时分被闹人的声音吵醒,明星烦躁地挠了挠头发,伸手去抓手机。
“movie~date~!”
什么啊,这个备忘录。想起来去不了却忘记了自己分明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但,已经都无所谓了吧。
从床上起身下地,随意洗一把脸,走到衣柜前给自己的木偶身体穿上一件一件衣服。明明是有恋人的,自己动七夕节却过得如此落魄,简直太不像自己了啊。

夜幕缓缓降临,七夕的商业街张灯结彩,气球扮成的月亮星星,甚至有鹊桥仙女。粉红色的装扮让人疑似陷入了浪漫的海洋,街上的情侣们手挽着手亲亲密密你浓我浓。
橘色头发的青年手插着牛仔裤兜,路过卖柠檬气泡水的店铺。前面好多情侣在排队,有些女生手里还拿着粉色爱心的气球。
格格不入地站在队尾,等着前面的人缓慢前行。是觉得自己的心情也想要让别人分担痛苦吗?以“一个人”的身份来这种地方。明星自己也不太清楚。明明,明明应该没问题的。明明应该是有另一个人的。
明星觉得自己是来错了。
所以他在自己前面只剩下两对爱心气球的时候头也不回的走了。
天边还有夕阳落下后的余光,有粉紫色的霞,是水粉描绘着爱的色彩。

回去了。


“北斗前辈!太感谢了!帮大忙了!”
“没什么,是部长太过分了,让你一个人购置这么多东西。”北斗说着,顺便接过真白友也手里一个装得满满当当的购物袋。又收到后辈一声透着疲惫的“谢谢”。
“说起来,今天是七夕呢。”友也看着商业街来来往往的一对对恋人,尽是粉红色的气息。
……七夕啊。
北斗眼神暗淡了一些,没有说话。
“北斗前辈不和明星前辈一起可以吗。”
见前辈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友也只好接着说。毕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变态假面是把任务交给自己的,前辈没必要非得帮忙。
“……没关系,已经说过了。”
真是温柔啊。
“你也是,部长怎么丢下你自己来,七夕他不和你一起来吗?”
友也露出尴尬的表情,“其实我两天前就找不到他了。”
北斗了然地点头,显然对于这个人的作风见怪不怪。
“一到课间我就去三年级想着能遇见他,部活室我……也耐着性子去了,结果他一连两天——甚至更长时间都没露面。”友也无奈地叹了口气,“毕竟他交代我这星期末去商业街购置东西还是周一的事情啊。”
“……辛苦了。”
“没什么。”友也露出一个苦笑来,“毕竟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任性得过分。”
“不过你不还是同意了交往吗?”
“哈哈,也是。”
真白盯着手机刚刚买的紫水晶面具,后者泛着淡紫色的光辉和那个人的眸色不差分毫,映进暖驼色里,又抚上柔和的波澜。
“你们感情真的很好啊。”
正盯着出神的少年被这一句话唤回了神志,意识到话里的意思,连忙摇头,“才!才没有啊!前辈不要打趣我。”
看到他这样微微脸红,北斗不再逗他了,嘴角上扬勾起一抹笑。
“好。”

看着两人有说有笑,明星的身形又往暗处收隐了。
这是推掉了我又和别人一起约会了吗,小北。
我原本以为只是我们之前的事,我原本不愿意这样想的,可是,我发现,我们已经到了没办法再继续下去的地步。你已经对我厌倦到来不及分手就另作他算的地步。
小北。
到底出了什么事,才已经无法挽回了呢。

“啊!绿灯了!前辈我们过去吧。”
像是怕来不及一样,友也拉起北斗的手踏上了斑马线。
“哇!对面有街边相机啊!好久没来玩了啊!”
北斗顺着后辈手指缝方向看去,同样飘着粉色霓虹灯的地方,有情侣正对着镜头微笑。
“一起去拍一张吧!”
友也显然也看到了那对情侣,他们正在取拍好的大头贴了。
“虽然我们不是情侣,前辈估计也不是很想和我一样……”真白友也不好意思地用手挠挠头,“但是就一起留个纪念吧,我……很少有机会出来来着。”
“没关系啊,我也挺想去的啊,七夕啊情侣啊什么的不要放在心上。”北斗不忍心回绝可爱后辈的心愿,怜爱地看着他“一起去吧。”
“是!”

“卡啊”一声,送出还保留着湿度的胶片。
“哇哦不错诶!”真白友也兴奋地攥着刚刚打印出来的大头照,“北斗前辈还是一如既往地帅气呢!真不愧是王子殿下!”
“多谢了。”
“诶?没有啦!”
北斗从不远处拿回两杯柠檬气泡水,递给身边还盯着大头贴傻笑的后辈一杯,一起倚在临街吧台上,收到一声“阿里嘎多”之后,还是目不转睛。
“想什么呢?”
“瞒不过北斗前辈啊,”真白友也苦笑了一下,“要是光那个家伙,一定还以为我能喝到请客的饮料高兴呢。”
“……我在想,要是他也在的话,是不是也能和普通情侣一样,一起拍照片留念呢。”
“……他虽然看起来任性妄为,不受约束,是个怪人。不过我觉得,他这样放荡的艺术家,对待一些重要的事,是能认真追求的,比如你。”
“哈哈,”真白友也看着远处的霓虹灯还在一闪一闪的,心也突然收紧,“要是这样就好了。”
“放心吧。”
“是。”

「小北……」
「你们为什么这么亲密……」
「你买了只有我们会买的情侣杯……」
「为什么……心好痛」

“时间也不早了,”真白友也起身,“今天谢谢前辈了。”
“好,还是回学校?”北斗也跟着起身。
“嗯,我家离这太远了,周末也没办法回去。”友也笑了笑表示没关系,“前辈呢?现在也要回去吗?”
“我……不了,我还有点东西要去买,可能和你顺不了路了……抱歉。”
“不不,”真白友也赶紧摇了摇头,“今天前辈帮我拎东西已经很感谢了!”
“没什么的,别放在心上。”
“真的很感谢!”真白友也低头,真挚得要命。
北斗也不好再说下去,就轻轻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对了!前辈说要去买东西吧?那我就不耽误时间了吧,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你一个人回去注意安全。”
“是。”

北斗跟真白友也告别后,翻身折回到来的路上看到的首饰店。
店里有很多情侣,大多都是女孩围着橱柜台面,男孩陪着,然后到收银台结账,得到粉色的氢气球外加一句祝福。
他这样一个人,即使顶着一张英俊动人的面孔,也没法不显得格格不入。

「如果他也在的话,自己是不是就不会这样孤单了吧。」

挤出粉红色的人群,出了店门的北斗感受着街上人群密度骤降带来的新鲜空气。
拿着好不容易挑选好的心怡的东西,远处高高的塔钟指针正好指向10,继而滑出一阵叫不上名的圆舞曲。

「他的话,会不会因为自己失约生着闷气呢?」

「他的话,现在在做些什么呢。」

不想了。
北斗微微摇了摇头。
说什么都没用了,毕竟行将半夜,来不及了。
况且,他……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吧。
还是快点回去吧,奶奶还在玄关给自己留灯等着自己回去吧?这么下了结论,北斗加快了脚步。

感到兜里的手机在震动,北斗把原本左手里的东西倒了个手,伸右手出来摸兜。
刚低下头,就觉得胳膊肘碰到了什么人。
北斗赶紧抬头想跟对方道歉,马上脱口而出的话却在看清楚来人的脸庞之后生生噎回去。
刚想张口,对面的人便先他一步吐出了字。
“小北……”他的声音生涩地奇怪,想行将熄灭又挣扎着燃烧的火,“你怎么……在这儿呢”
“我……我陪着真白友也来买东西,我跟你提……”
“别提别人的名字!”
北斗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声低吼给镇住了。
他觉出明星表情不太对,看着他低下的头颅,心里隐隐感觉出了什么事。
“……是怎么了”他顶着一丝莫名害怕出声询问。
“小北……”他艰难地从唇缝间磨出两个字。
“我在。”
“……我们……分手吧。”
“什么?”北斗下意识地问,有些难以置信,“你再说一遍行吗?”
“我说……我们分手吧。”
“……”可能是脑子里嗡嗡的声音响得让他无法思考,也可能是街上人来人往的声音太过嘈杂。
是我听错了吗?
可惜冰鹰北斗是一个理智的人,他无法欺骗自己,让自己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然后若无其事。
“……为什么?”他听见自己这样问了。
“……”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他轻轻地问,觉得找回了一丝理智。
“……”
“……你这样不说话,我怎么可能了解呢?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什么误会?!我亲眼所见!”
北斗吃惊得瞪大双眼。“你见到什么了?”
“……”
“你说啊!你告诉我啊!不说我到底怎么了解?!”
“……我不想看见你……”
见人转身要走,北斗哪里肯受不明不白的气,上前一步用力拉扯他的袖子。他力气使得不小,明星一个踉跄。
“你快说!别哭丧着脸!我什么都没做!”北斗双手死死拽住他的袖口,直视着明星的目光的热度像是要把他的皮肤烧透来看个清楚。
“说话啊!!”
“你!……你跟别的人扯在一起过七夕节!这种事!非要我亲口说出来吗?!”明星甩开他的手,猛然抬头,把积压的感情一下宣泄出来。
看着他眼角的泪珠,北斗一下傻了。

「他,为了自己的事,在哭」

「说出来了……可心……还是……好痛」

“……你瞎说什么呀……”北斗缓缓地低下头,委屈也逐渐翻涌上来,“……我没有啊……”
“……我看见你们一起逛店了……明星看着他眼角有些红,撇过头去。
“……只是买东西而已啊……我跟你解释过了吧。”
“……你在骗我。”
“我没有!”北斗仰起头,咬牙忍着眼泪。
“你骗我!你和他还用专门提供给情侣的相机拍了照片!还买了情侣杯!你告诉我!你跟他没关系?!”
“就是没关系!他想留个纪念就拍了!我觉得没什么!”
“真是这样吗?!”
“你!”
街上刺眼的霓虹灯光和路人频频投过来的目光已经离他远去,北斗耳膜里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好快……快要炸裂了
心好痛……痛到快要无法呼吸了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从眼眶争先恐后地涌出,即使北斗拼命忍住也不济于事。然后砸在明星的心上,“砰砰”地砸破,出血,拧着疼。
“……你……”
明星想伸手去拉他一把。
他承认自己心软了。
手还没搭到肩膀的布料上,就被猛地一拽。接着双脚下意识地开始启动,极快的速度被动地在街道上跑动。
街边的景物疯狂地向后倒退,还没抑制住自己的惯性就被生生拽着拐了个直角过了马路。余光瞥见是红灯,耳朵里还有不太清晰的骂声,可是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明星回过神来的时候,北斗一个骤停把他摔在一个粉色的东西面前。
脑子不那么发昏之后,明星抬起头,看清了。
街边情侣照相机。
北斗看着他面目呆滞的样子,红着眼眶,“你不是说这个东西吗?你是觉得我劈腿了吗?那你拍啊!现在就拍!”
“……不,不是…我”
“又不要了!你到底想怎样啊!不就是一张照片吗?至于吗?现在我跟你拍!拍一百张!”
明星看着他泫然欲泣的样子,呆住了。
北斗见他没有表情,以为明星不信自己,拽着他的胳膊就凑上镜头。
“笑!你笑啊!”

看着他皱着眉头,眼眶染红,咬着下嘴唇,瞪着自己非要让自己笑得样子,明星觉得自己心里的气突然全都无影无踪了。
“……对不起……”北斗听见他说。
想到这里,明星又难过地低下了头。
“……我或许……该更相信你的……可我……却!”
身体不自觉的猛然后退,睁大的水蓝色瞳孔中挚爱的那一抹蓝色撞入,双唇附上,堵住所有还为出口的语言。
缓缓闭上眼,伸手勾住他墨蓝色的发丝,是一如既往地柔软,是一如既往让自己心疼的温度。
正要享受着耳厮语磨的时刻,北斗却在明星舌头要突破贝齿时早一步离开了。
明星显然愣了神,睁大眼睛看着他。
“……”北斗偏过头,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留下一道并不明显的水渍。
眼睛的余光瞥见明星眉眼都在笑,幻化成温柔的弧度。
「好美。」
北斗脸红了红,停顿了几秒钟,心一横,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
“……送你的……七夕礼物……”
明星愣了一下,结果这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心形的小礼盒用红色丝带打成蝴蝶结,看来是为了七夕节而做的特别包装。
“……阿,阿里嘎多……”
“没什么!……快打开吧……”北斗红着脸,偏头不肯看他。
掀开盒盖,映入眼帘的是一对耳钉,做成了银色星星的样子,在霓虹灯的颜色下又折射出粉色的光。
“爱恋之星……”
明星听见北斗湿诺诺的声音从耳膜冲向心脏。
“……觉得很配你就买了……”
心脏跳动的声音好大,好吵。
“……它的名字也很合适……”
吵到快要听不到小北的话了。
“……七夕快乐……”
快要……突破极限了……
“……我爱你,昴流。”

撞击的重量从嘴唇一路传感到头顶,让北斗大脑皮层发麻。
疯狂地,侵略性的吻,像是非要确认一下似的,在两片粉红色花瓣上辗转厮磨。
心情像是断了最后那根理智的线,相互拥有,直到无法呼吸,直到咬破出血,直到无法支撑下去,只好溺死在他爱的海洋里。

「不过,也是心甘情愿的吧。」

「是的呢,小北。」

「我爱你啊,再说一遍。」

「我会永远爱你的,小北。」

12点的钟声响起了,情侣都聚集到塔钟下,拥抱,接吻,然后许下生生世世的承诺。

「你是柠檬气泡水的味道,是我才能尝到的。」

「专属于我的。」

「小柠檬。」

end.


后记'

“都这个点了,电影是赶不上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买了票……”
“你抱住我的时候掉到地上了啊。”
北斗望着远处的塔钟,语气听不出来是什么感受。
“……那种时候你还有心情看我掉了什么东西……”
“你的事,我都会关注一下的。”
“……今天小北好犯规啊~”
“对你的话,可以的。”
“哇哦~小北这样好性感啊~”明星觉得自己应该是脸红了,“不愧是王子殿下~”
“比起这个,我更想做你的公主殿下了。”
“……小,小北……”
“行了!”北斗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顿时不好意思起来,“不是说今天又烟火大会吗?去,去看吧!”
“遵命,公主殿下~”

北斗羞愧地转身就走,明星便快速从鞠躬的样子起身,快走两步和心爱人并肩。
“去买柠檬气泡水吧,我渴了。”
“啊,好,我去买。”
明星转身就要往几步开外的店里走,北斗却早一步卡住了他的手腕。
“要买情侣杯哦。”
明星微笑了一下。
“了解~”

烟火大会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单手拿着酸酸甜甜的饮料,另一只手两个人十指相扣,穿梭在人群里。
北斗偏头,眼前划过多少人流,眼神却突然定格在对面的街道。
明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一个手里拎着东西的浅栗色头发的男孩,对面是一个蓝丁香色长发的男人对着他单膝跪下。男孩瞪大了眼睛,手上东西掉落,脸红得不像样子。
明星的眼光在北斗向前走之后自动收回。
“明白了?”
“噢……嗯。”
北斗见了明星已经有些窘迫的脸,也没有坏心眼的再说什么。
他拉起明星的手,“走吧,你还要低着头到什么时候?”
“好。”

「你已经明确了吗?我的心里可是只有你。」

「是我误会了你。还是对不起。」

「就像柠檬气泡水一样,我们的恋爱故事,就是酸酸的主调。」

「但是等到酸味过后,独属于你的甜味会涌现出来,将我淹没。」

「即使是酸酸的,我也从未放弃过爱你。」

「因为是甜甜的,我也比之前每一秒更爱你。」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我爱你们!
拖了好久,连我自己都嫌弃自己了。
流水账啊文笔炸的我……
大家轻喷啊……给我留口气,我想看到他们结婚!
星北啊啊啊!

谢谢大家!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