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olrose-对闺蜜说IloveU 会不会被打

学习紧 要命
争取爱的cp一对一篇
博爱 佛系

[凛绪]Day and Night 2

[凛绪]Day and Night 2

»史密斯夫妇pa
»甜
»ooc预警  特别慢热!!!
»估计长篇


*2

“小凛!我回来了!”
真绪进了消毒间,换了居家服。
“小凛?你在吗?”
真绪进了厨房,看见炉子上火没有关,做蛋糕的面粉和鸡蛋已经混合完毕,就是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奇怪……”从厨房出来,去了客厅,出乎意料的也没有那个人的影子。
“凛月?做什么呢?”
在次卧的房间发现了正在寻找的爱人。
“!真,真绪!”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爱人,凛月吓了一跳,“你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真绪轻轻抱住自己的爱人,“今天起的好早啊,做什么呢?”
“啊?没什么哦,只是想着犒劳一下努力工作的真~绪而已哦~”凛月转过身来,看着一脸问号的真绪。
『已经换上了这种语气啊』
“是吗?那我去厨房了,今天晚上的蛋糕还没完成吧?”
“是的哦~那我勉为其难和真~绪一起吧~*^_^*”
“别自说自话啊你!”
“嘛嘛~”

“啊啊吃饱了!”真绪倒在沙发上,一脸幸福,“小凛的蛋糕真的好吃啊。”
“是吧是吧,”凛月顺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再把遥控器放到真绪手上。“真~绪再多夸夸我也没关系哦~”
“就是卖相差而已。”真绪随手拿个抱枕塞在怀里,盯着节目“一般人看了会直接当做黑暗料理扔掉的吧?”
“啊真是的,怎么这么说~!”
“小凛,其实你可以做的很好看,为什么不愿意试试呢?”
“啊啊真~绪管的好宽啊,明明只是真~绪而已!”
凛月不满意的把头靠在靠垫上,眼睛里流露出满满的不悦。
“好啦好啦!”像是很清楚凛月的不满表达,真绪只是稍微抱了一下就算安慰。真绪知道他并没真生气。
“哼!”
“不要总像个小孩子似的了你!”
“最~讨厌真~绪了!”凛月嘟着嘴抗议。
“那你这么讨厌我,我就洗洗睡了?”真绪摊开手,一脸无害的耸耸肩。
“呜啊!狠心的真~绪我不喜欢!”
“是真的,明天工作很多啊,要不我怎么会今天提早回来了?”
“原来如此……”凛月若有所思地盯着真绪身后的暖光灯,觉得有点热。
“所以,我走啦,加油哦~”
“……好吧。”

手指敲晚这一章的最后一个标点符号,凛月点击保存按键,合上了电脑。
给自己倒了杯凉水,醒醒神。从桌子上拿起没开封的水晶果冻,注意些撕开,凛月崴了一勺,放进嘴里。
还不错。

轻轻走进卧室,果不其然酒红色头发的爱人正敞着着被子睡得香甜。
虽然还是夏天,不过好歹也立秋过了,夜里还是会有着凉意。
帮爱人稍微掖了掖被子,看着他平稳的呼吸,凛月忍不住嘴角上扬。
『已经睡熟了呢~』
凛月放心地起身,走到次卧,打开衣柜,拨开各式各样的女仆装,百褶裙,糖果裙,触摸一块与木制结构无异的突起,磨砂两下,指纹锁便展现出来。
食指解锁,衣柜后板九宫格样子的缝隙变得清晰起来。
机关依次展开,三格消音手枪,三格贴身匕首,一格烟雾弹,一格小型塑料炸弹,一格小型刀片。每格立体呈现三层,夹层全部里是备用的各种型号的弹夹。

一手拿着真绪特意为他买的果冻,一手随意地拿起最近的一把消音手枪和两把匕首。眼睛在刀片上停了一会儿却最终移开了。
果冻很好吃,下次多买一些吧。

再次触碰指纹锁,机关完好无缺收起所有装备。再把小心翼翼地把所有的女装收好。毕竟凛月觉得这些风格迥异的布料更加重要,某种意义上。

一切就绪。

凛月笑了一下,吃下最后一口果冻,转身把透明塑料盒一个三分扔进垃圾桶,出了房门。

来到卧室,那人还在睡着。
『这个时间醒着才奇怪了吧?』
在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带着甜甜的气息。
『我出门了,真~绪』

“咔嚓”一声,凛月把擦拭干净的沾了血的匕首收回藏在腿上的鞘里。不远处是女人的遗体。如果忽略后背正在被鲜血侵染的浴衣,还会以为她只是睡着了而已。
凛月不再给她施舍任何目光,抖了抖自己黑色的西服外套,眼里满是嫌弃。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把这女人刚刚碰过的面料全部都扔进消毒液里。要不干脆全都扔掉算了。

不过现在就忍一忍吧。
好歹是真~绪帮忙挑选的~

打开手机,恩,3:00,时间很合适。
回家还能准备一下早饭。
给亲爱的真~绪。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