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olrose-对闺蜜说IloveU 会不会被打

学习紧 要命
争取爱的cp一对一篇
博爱 佛系

[凛绪]写给2035年的他

[凛绪]写给2035年的他

»凛绪
»梗来自今年高考作文题目
»ooc
»书信体,穿插式



凛月:

       见信安。

好久不见。你还好吧。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应该是2035年了,这时候的你和我一样,应该都褪去了高中时期的青涩,有了而立之年的成熟,毕竟都是30出头的人了。

我知道看到这里,你可能还是会想想,这是谁的来信,毕竟词句什么的,从小你就说我没什么特点,我也自己觉得我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所以,还是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叫衣更真绪,就是你从幼儿园到高中的青梅竹马。
梅子色的头发,祖母绿色的眼睛,一个原来总被你批评的老好人,一个总是叫你上学背你放学的爱惹麻烦的人。

这样说的话,你有没有想起我呢?


真~绪:

         展信佳。

我们到你看到这封信时,已经有接近十年没有再见了吧。自从你搬走了之后,我还是真的很想你啊~

现在是2035年,对,就是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距离我写下这些东西的时候,应该过去了多少年呢?算了~我不愿意算了,太麻烦了,总之你知道很久以前就对了。

现在的真~绪是什么样子呢?是天天穿着西服,拎着公文包,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吗?还是怎么样呢?我不知道诶。但是如果能的话,很想看看就是了~

我相信看到这里,真~绪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毕竟真~绪说过,到现在为止,还叫真~绪“真~绪”的人,只剩我一个了吧?
如果不记得的话,我给你3秒钟想起来哦~

我是朔间凛月啊~


凛月:

现在你看到这里时,我们毕业有十多年了吧。说实话,还是很怀念那段时光啊。
每天早上要早起去你家叫你起床,更准确的说,是把你从床上死死拽起来。让后把好像完全没骨头的你穿戴整齐,再趁着你还没有再倒回床上的时候,干脆直接背你上学去。
虽然是麻烦了不少,但是如果好长时间之后回想起来,估计是一段不同于别人的很美好,很有特点的经历对吧?

上课你也都完全没有清醒的时候,当然也没怎么听过老师到底讲了什么,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你的成绩竟然根本不差!有几次还考过了我!所以——你果然是出勤率不够才留级的吧?!

终于熬到午休,我们一起在天台上吃便当。每次我嘴上说着不要管你什么的,但还是会晚睡半个小时,把你喜欢吃的东西也做一份,然后带过来。然而你真的很过分啊!不仅要我喂你,还连眼睛都拒绝睁开!什么啊?
不过,我现在觉得估计是你全部都睡过去了,才没听见我每天不重样的抱怨。——不过那样的话,你怎么咀嚼东西的啊?我可不记得我除了把东西用勺子崴起来之后还帮你干过这事!

晚上回不了家,还要忙学生会的工作。要说我有什么感激的地方的话,估计就是你每天等我等到很晚。晚上的你还是很精神啊,应该说果真的吸血鬼吗?开个玩笑啦。不过你嘴上总是这么说呢。
我知道,即使你每天都在抱怨我是工作狂什么的,但是没有一次先走掉了是事实吧?就有一次,你说你受不了我了,单方面说了一通之后,自顾自走了。当时我是很灰心吧,但是下楼的时候,看见你在楼梯口睡着了,我就知道你是在等我的。偷偷告诉现在的你,我当时心里暖洋洋的!


真~绪:

自从幼儿园开始,我们就是最好最好的青梅竹马了吧?虽然从自己的嘴里说出这种话不太情愿,但是,好像一直都是我在依赖着真~绪吧?不过啊~,我也有做小点心给真~绪做为加餐的哦~那,我们就打平了~?

跟真~绪一起度过了我没有办法再回来的最美好最喜欢的日子呢。到现在我也敢说,我一直以来都在怀念呢。
吸血鬼的我是可以把每天都不重样地讲给你听的啦,可是能让真~绪能印象深刻的,估计就是上高中的时候了吧。毕竟当时我们都是偶像嘛。

我是为了了解那个有点血缘的类似哥哥的东西如痴如狂的“偶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才来到了梦之咲的。我之前也说过吧,这简直是人生第一大错误决定啊!都说好奇心害死猫,我这次总算是被教导了呢。
可是我听说真~绪你也打算报考的时候,当时1年级的我觉得好像来到这里也不是那么坏了~为了真~绪我可是苦苦等待了整整1年呐~
之后,我成功留级了!看到这里的你啊真~绪,是不是还在像十几岁一样暴跳如雷,恨不得骂我一顿呢~
不过是真的啊。为了和真~绪在一起,你以为我交了多长时间的白卷,跳了多长时间的课,睡了多少觉,做了多少关于真~绪你的梦啊~明明只是个真~绪而已~
嘛,不过我也很享受就是了~

可是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啊~
我等到了真~绪。我们也参加了许许多多的梦幻祭,在台上唱了许许多多的歌,跳了许许多多的舞。虽然更多时间是作为对手站在舞台两侧,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两队相互欣赏。
我每天除了睡觉,在学校里,就只能迷恋一下真~绪你闪亮华丽的舞姿了~虽然说比起我的话,还是差了…恩…一点点!但是,还是很让我移不开眼啊~


凛月:

怎么说,我还是很怀念和你一起的时光啊凛月!哈哈,这话我好像刚刚说过一边了吧,你就当再看一遍好了,因为,我确实很想念你啊……

我想换一个称呼,我的话,还是想在这里叫你“小凛”。可以吗?小凛~

毕竟再不说,估计一辈子也来不及了吧。

有些话再不说,估计也来不及了吧。

那我就说说看,好吗?小凛。

我觉得,我是喜欢小凛你的。

根本不是作为青梅竹马日积月累出来的“习惯”,不是作为后辈对前辈的敬佩(我其实心里一直把你当做前辈来着只是没说),也不是粉丝对明星的仰慕,更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国王游戏的玩笑话。

我的话,真心的,爱着小凛你呢。

会觉得恶心吧,毕竟都是男生什么的。可是,我并不喜欢男生,只是喜欢对的人而已,只要是的话,是“他”还是“她”对我来说是没区别的。
请允许我这样自说自话的自私吧,小凛,可是即便我收回我的话语,这份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的情感,我却怎么也没法视而不见。

如果实在反感看不下去的话,就到此为止,撕了信纸,扔进垃圾桶吧,就当做是一个恶作剧吧。

就算是我,偶尔我能恶作剧一下吧!


真~绪:

不过,我估计可以更自私一点吧?

因为啊,台上的真~绪,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更是大家的,或者说,是你的粉丝的,我的话或许根本不算的呢~

所以,你明白了吗?

我只想让你做我一个人的真~绪~

你明白吗?
真~绪,我爱你哦,小凛我一直爱你哦~

终于真的这么说了,啊啊好开心!

不过啊,真~绪会不会讨厌我呢?不会的吧?真~绪你总是在纵容我呢~所以,真~绪无论你觉得怎么样,都是你惯出来的坏习惯呢,让我可以无法无天的对你撒娇坏习惯。啊啊,其实我对于自己一直能让真~绪对我的底线一直后退可是十分得意哦~

所以说,真~绪你可不准嫌弃我,不许讨厌我啊!
除了这个,我还要真~绪你一直一直都和我在一起,我们要一起看日出日落,看云卷云舒,看雾隐雾散。看街角拉面店的阿姨每天的笑容,看学校后门饮料自动贩卖机里果汁换了一个又一个,看新年参拜的神社多了几条红丝带。看到海枯石烂,看到天崩地裂,看到世界末日。
看到年轻情侣相依相守,看到亲友孩子成群,看到岁月让我们慢慢老去。

真~绪你可要答应我啊~
因为我除了真~绪,一辈子不会再喜欢上别的人了呢!不然的话,我估计就要成为真正的孤寡老人,寂寞一辈子了~

所以啊,拜托喽~


凛月:

我是真心喜欢小凛你的。

虽然我们作为青梅竹马在一起十多年,但是我觉得我可能是对你一见钟情吧?

从最初看见你,我就喜欢你哦——现在想来是这样的,只不过当时只有几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懂得这些。
我没有无聊到为讨厌的人,恶心的人也去奋不顾身的地步——我性格也没那么不分是非黑白吧?

所以,你要相信哦,衣更真绪是真的喜欢你,只喜欢你一个人哦。

怎么说,写这封信的目的,主要就是这个了。

啊啊,突然现在马上就知道小凛你是不是也有和我一样的心情呢?
我能不能理解为,你看到了这里,并没有撕掉我的信纸,那你就是我想的这样呢?

我呢,也打心底希望,小凛也爱着我啊。

但是呢,小凛,我并不希望我们在一起。

是不是有点前后矛盾呢?

但是,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如果我们在一起了,先不说对我们双方的家庭会造成什么伤害。单是你——我不在乎外界对我的看法,你之后要出道的吧,你怎么能承受这种非人的压力呢。
我知道,你一定会说,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我一想到小凛你会因为我的事情惹上麻烦,被家人躲避,被朋友孤立,被世人唾弃——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我。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见不得光的感情而把你的前程弃之于不顾。我不可以自私,不可以害了你。即使你现在不这样认为,日后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那将无可挽回。这也是我绝不希望看到的。
家庭。我们家还好,父母已经决定日后把公司交给更加聪敏灵巧的妹妹打理,我即便是长子,也不担心给家庭带来什么,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脱离关系就是了。我也一直没指望着父母家庭有什么。
可是,小凛你的话,我不希望。
我知道你不在乎朔间家的一切,我知道你看不上那些金钱房产,我知道你不屑一顾。但是,如果你家里真的因为这件事,我觉得我亏欠了你父母,他们将你养育如此优秀万众瞩目,都是我的错。我知道你会告诉我你们家才不是这一点点事情能撼动的,我知道,朔间财阀在日本,在世界上的影响力都有和天祥院一拼的实力。可是,即使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有罪。

所以,我自顾自的说了这么多,希望被爱又不想要在一起的人,估计这世界上也就只有我了。
爱情是生命中最珍贵的,但不是我们生命的一切。
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选择在2035年告诉你。这样,你将正常毕业,正常出道,正常斩获最佳新人奖和最佳……,正常结婚生子,正常接受世界对你一切的祝福,正常成就一生。这是我愿意看到的,我愿意看到的,幸福的,闪耀的朔间凛月。

你,明白吗。


真~绪:

我们不是马上就毕业了吗?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所以,毕业时,我会郑重的和真~绪表白,求婚。
要是你到时候不同意的话,我正好在这封信里,再说一遍。而且,在你收到这封信的2035年之前,我会一直缠着你,直到你同意的~
所以,真~绪,我要在这里许愿,希望你能同意我的表白,希望你能永远和我在一起。希望2035年你收到这封信时,正好是我出门帮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你取回来。希望2035年,我们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着这封青涩的信,互相调侃,互相取笑,然后把它珍藏在我们纪念与回忆的盒子里。
希望多年之后再翻出来,希望阳台上两个白发白发苍苍的老人共同拿着泛黄的纸,希望两双眼睛相视而笑,希望两双双手紧紧握住,希望傍晚的阳光和微风像现在这般美好。


凛月:

或许我们之后再也见不到了,小凛。

我们今后注定要分道扬镳,注定不能拥有彼此,因为这份爱没有未来。

我也恐怕,写完这封信,我可能也没法再和你做简单的青梅竹马,甚至再去你家叫你起床,或者尝尝你做的外干中强的点心了。

或许,你的世界有关我的一切,都会在毕业那一刻停止,到2035年的此时,再突然出现,然后重归沉寂。

也挺好的。

没错,这就是我想要的结局。我无可争辩。我完全接受。

无论未来是什么,我选择了,那我就告诉自己不要反悔。无论说我胆小也罢,讨厌我也罢,我都不在乎了。即便我要努力才能压下那股不该有的冲动。

我要停笔了,否则我一定会动摇的。放弃了一生都会挚爱的东西,论是我,也没法不心痛吧。所以啊,忽略掉纸上的水渍就好了。

小凛!小凛!

这是最后一次叫了。

我很满足了。

再见。

那,就此别过。

                       衣更真绪
                         2018.6


真~绪:

好激动!再过几天,我就去把我十几年的情感都说给真~绪听!

真期待毕业的到来啊。
因为这不是结束,是我和真~绪新的开始~
我和真~绪的未来啊~

我很期待啊~

到时候啊,我一定把真~绪变成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哦~这是我的承诺!

真~绪到时候是不是要冠夫姓啊?朔间真绪好像也不错?婚纱什么款式好呢?要买多大的蛋糕啊,还是要自己做比较有诚意?但是会不会太麻烦了真~绪最不喜欢麻烦?啊啊好多好多事情要想呢~算了,到时候婚礼再说了~

就写到这里吧~

拜拜~真~绪!剩下的话,我会在将来慢慢说给你听哦~

像平常一样,要等我呦~

爱你哦~
我的真~绪~

 
                     爱你的凛月
                       2018.6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be或者he全凭个人感觉了。
逻辑或许有漏洞,人物可能ooc了!
总之大家多包含~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