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olrose-对闺蜜说IloveU 会不会被打

学习紧 要命
争取爱的cp一对一篇
博爱 佛系

[春始]时装,月兔,与我

[春始]时装,月兔,与我

»主春始 ,一点海隼。有拉郎的春海,只是剧情需要,就不打tag 了
»吃醋
»ooc x10086
»@顾苏凉
»非常感谢小天使的点文。非常感谢不嫌弃 (′~`;)我爱你(ღ♡‿♡ღ)


在第3次被自家队长盯的发毛之后,弥生春决定冒着被打的生命危险,靠近今天一早上就散发着低气压的睦月始。
“haji……”
可以说剩下的话都被弥生春生生咽下去了。很难想象,虽然外边冷漠但内心平易近人的队长大人今天却让自己的搭档兼恋人都望而却步。
怎么说呢,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昨天晚上开始,平时都是互道晚安的两个人,这次却只有始一个人说了一句冰冰冷冷的“晚安”之后,就“碰”的一声把门关上,差点把刚说出“晚安”的第一个音节的春那张漂亮的脸给拍得比平底锅还平。

说到底,弥生春不知道自己的恋人在生什么气,但是绝对和自己有关这是没问题的。

啊啊,到底在生气些什么啊。

爱人心,海底针。

“我吃完了。”
啊啊这声音冰的都赶上汽车里的导航,不,是能直接冻死他。
“哦,始桑!今天还有很多通告吧?”
啊啊驱一脸平常地打着招呼啊,真大胆。
“嗯,今天也很忙。”始衬平衣服,准备出门。
『始桑春桑今天怎么这么冷漠?』驱看了恋一眼。
『我也不知道,今天气氛好冷啊喂,狗粮都只吃到了新葵桑的!!!』恋夸张地瞪了一眼表示我也不懂。
『喂!春桑!你们什么情况?』驱看着春,向着始的背影做了一个甩头的动作。
不明就里的弥生春接到组员的眼神示意,上前搂住始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一切顺利”。
“你这家伙!干什么啊!”可是始并没有因为这苏苏的声音而有任何触动,反而一巴掌拍掉了搂在自己身上的爪子——尽管这声音能让所有少女心跳,包括驱和恋。
粉黄两人为这漂亮的声音鼓掌,不过被打的一下已经有响亮的声音就是了。听着就疼。
“你今天也有工作吧?”始转身准备离开,“和海一起的。”
然后“碰”的一声,屋里就剩下三个人面面相觑。

“看你们俩出的好主意!!!”
“我只是想问问你们怎么回事!”
“你不是让我上去吗?!”
“我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暗示啊!!!”

“所以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瘫倒在沙发上的今日off 恋百无聊赖的问。
“不知道啊不知道。”春坐在餐桌前把最后两口凉面包咽下去,“要是知道的话,我会被打吗?”
看着春白皙修长的手上惊悚的红印,驱倒吸一口凉气。“太可怜了,春桑。”
“今天的时装拍摄,可要把手藏在身后了。”恋仰天长叹,“少女们这次是欣赏不到了。”
“算了算了。”春漱了漱口,叹了口气。
“我出门了。”

“呦!春!今天你竟然差点迟到啊,可真少见!”看着画了一半妆文月海爽朗地打着招呼,弥生春叹了口气。
“出了点问题。”全身脱力地坐在椅子上,任由年轻的化妆师拿着工具开始忙叨。
“你竟然还有问题啊!”文月海瞪大了眼,“可是真的难得一见啊,参谋军师。”
“你别挖苦我了,”春想要双手捂脸,动作进行到一半被化妆师小姐及时制止了。
“我猜猜,”海做出一副名侦探柯南的样子,“莫非跟你家那位有关?”
“唉……”
“哇哦真的啊?!”海从椅子上转过大半个身子。
“喂喂,你吓的妆都快掉了……”春斜了他一眼。
“我是奇怪才不害怕。”海转回身做好。
“对,是,”春一脸无奈,“始和隼是不一样的类型。”
“提隼干什么?和他没关系吧。”
“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啦,”春不满地看了看他,“你不要这么紧张好不好,果然恋爱中的人都头脑不清楚。”
“喂,怎么又扯上我了?不是在说你吗?”海被说到不可避免的有点脸红。
“是,是,说我。”
“那你倒是说啊!”
“……说来话长……”

“好的!今天的拍摄就到此结束了!谢谢两位的配合!”
“非常感谢。”
“呼,总算是拍完了。”春顺手脱下时装外套,“可是难熬死了!”
“是,是,”海倒是不着急把和春同样款式的互补色时装脱下来,只是松了松领带,“不在状态的春你啊,工作效率倒是没什么变化啊。”
“啊啊,我多谢你的夸奖了。”
“什么态度啊。”
回到化妆室,海看着春一脸颓废地拿着一大把化妆棉倒上卸妆水,开始不耐烦地往脸上涂涂抹抹。
虽然不是自己的钱也不是自己的脸,不过看着倒是很疼。东西浪费很疼,脸也疼。
“要是不介意的话,要不今天我来帮助一下某个失意的人?”
“恭敬不如从命,那还真是多谢了。”
看着瞬间转移到自己手上的卸妆水,海突然懊悔自己为什么要找麻烦,毕竟颓废又脱力的人可是一点也不会配合的。

不过既然是自找的还是认命吧。

海拿起手上的东西,开始帮椅子上闭着眼睛皱着眉的邻家-阴雨-大哥哥卸妆。

“哇哦!你看你看!”女孩挥手。
“亲爱的化妆小姐你在吵什么吵啊”一旁的女孩头也没回,顾着收拾自己的东西。
“你也是化妆师吧和我一样。”女孩不满地撅起嘴,“不过算了。我说你快看!文月桑在帮弥生桑卸妆哎!”
“这有什么?”
“你不觉得这样的姿势很暧昧吗?”

“离回去还有一段时间,大桑今天在别的地方有事也回不来,”海打开一罐冰绿茶,递给闷闷不乐的春,“所以说要不要出去逛逛换个心情?”
“不要。”春瘫倒在沙发上,“我今天快要累到睡着了。”
“现在刚刚吃过午饭好吧?!”海看着年前敷衍的人,一脸无奈,“别这样啦!走吧,出去逛逛,难得的off虽说只有半天。”
“……”
“买只月兔给他赔罪怎么样?虽然你也不知道是什么罪就是了。”
“嗯……”春睁开眼,“可是他有自己的月兔啊。”
“那不一样啦!公司给的是例行公事,你送的是你的心意啊你明白吗?”
“知道了知道了,文月老师。”
“你这家伙!”

“所以说,买一只就好了?”海看着春手里的紫色月兔,出声询问。
“不然呢?”
“好吧好吧,今天真是没法和你聊天啊。”海感叹。
“……对不起啊。”春低头道歉。
“也没必要道歉啊,”海无奈地笑笑,“我们是好朋友吧?”
“也是呢,”春抬起头释然了,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那我去结账。”

“喂,海,你手里拿的?月兔!”
“不要那么吃惊啊喂,我不能买月兔吗?”海表达不满,看着自己手里的两只月兔。
“银色的是给隼的吧?我知道。可是为什么还有我的啊???”
“送你的呗?我又没打算自己留着。”
“是啊,隼要是在你的房间看见了别人的月兔的话,你今天估计要跪恐龙了。”
“别这么惊悚的喂!”
“隼的话,我觉得可以的。”
“别这样啊,”海擦擦额头上的汗,夏季的下午4点多钟还真不是一般的热。“只是想送给你啊不要再心情低落了的意思。别吓我啊。”
春不可避免的心头一暖。
“是比不上始送的东西啦,不过我们这些朋友偶尔也可以依赖一下的吧。”
“那,谢谢了。”

捏着手里毛茸茸的小东西,虽然是不贵重的东西,但春觉得心情好了一些。
那始收到自己送给他的东西,会不会也不生自己的气了?你说呢?小月兔。

“啊啊,这个点了,我们该回去了,春。”
“是啊,”春抬手看了看表,“大家估计都该回来了啊。”
“海,麻烦你自己回去吧,我有点东西要去买。”
“嗯?我猜猜,”名侦探柯南上线x2,“不会又是吧?”
“就是这样呢。”春露出温馨的微笑。
“啊啊,我知道了。”海会意,点了点头就转身拦住了一辆出租车。“这个点我也该回去给某些人泡红茶了,他知道我们今天下午off,要是喝不到的话估计我要真跪恐龙了。”
“你可真是宠着他啊。”
“咱俩彼此彼此。”
春看到他从兜里掏出一副墨镜随手戴上,此时突然觉得这样的文月海真有顶级偶像的风度。
他轻轻笑了笑。
“一路平安。”


“我回来了!”
“哦,春桑,欢迎回来!”
“哇,有香味,晚饭已经准备好了?”春脱下外套,看到葵和夜在厨房里忙,“始回来了吗?”
“啊,还没有,”夜从手下的活儿里抬起头,“始桑说他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真辛苦啊始桑。”阳感叹道。
“这样啊。”

草草吃了晚饭,把自己的两只月兔放在床上。冲了个澡,倒在床上。
春等头发干了干,转身拿起手机。
已经8点了啊。
本来想发个短信,可想了想又放下了。
他估计在应酬吧,自己打扰他不太好了吧。

趴在床上,看着站在枕头上的一绿一紫的两只小东西。
拿着它们的小胳膊玩弄了一会儿,觉得有点无聊。
要不还是发个短信吧?
春决定了之后,一个翻身下地,刚拿起手机准备发出那个日思夜想的号码,就听见一声开门的声音。

他回来了吗?

下楼,看到那个紫色的身影。
“始啊,饭有好好吃过了吗?”春从高处半个楼梯的角度正好看到他额角上的汗珠,看着大家去道辛苦了,比起这个,他还是选择问一句吃了东西没有,虽然也没什么实际效果就是了。
“嗯,我已经和广告公司那边吃过了。”
“是吗?那你吃饱了吗?要不要吃点面包什么的,我今天下午正好去了面包房……”
“你们在看什么?”
始没有继续听下去,反而问起来年中年少正守在电视前做什么。
“啊,是看今天春桑和海桑拍摄的时装节目,有一段两个人的走台。”新直接说。
“我们在等。马上开始了。”恋加了一句。
“是吗?”始从接过葵贴心递过来的冰茶,看了戳在一边不知所措的春一眼,顺便坐在了旁边的独立沙发上,然后就把目光定格在电视上,不再给春任何眼神机会。
春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就只好讪讪地坐下,正好只剩下始正对面的卧式沙发。

“哇哦真不错唉!”
看着屏幕中心的两个穿着互补色时装的两人堪比专业模特,驱禁不住感叹。
“互补色真的好看啊,我都觉得以后春桑海桑去转行做模特都OK的!”
“……”
始咬着易拉罐的沿,一句话也没说。
这倒是出乎大家意料,毕竟再怎么样也会象征意义地说一两句,平常。
葵在身后用手肘戳了戳新,奇怪地看着他,新耸耸肩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拜托你能不能别说了?』倒是恋看出气氛不对,眼神示意驱让他闭嘴。
“啊啊,当然了,恋你的话也可以的呦,如果再高一点点的话~”
『没让你夸我啊喂!!!』恋心中扶额。
『我怎么知道!』驱在内心狂吼。
好在始没怎么理会中间沙发中间的四个人,放下喝了一半的饮料,说了一句“明天走通告要早起”就先上楼回屋了。

“哇春桑!你又做了什么啊?”葵皱着眉头难得语气夸张的问,“我快要被刚才的温度冻死了。”
此时新倒是跟自然地伸胳膊搂住葵,表示能暖和一点。
“……”看着他们,春今天第n次叹了口气,“很抱歉!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找找办法吧春桑,再这样下去,我们真的会结冰的啊!”驱双手合十拜托道。
“……好吧,我去试试,”春苦笑,“应该让他发一通火就好了……”
拿起茶几上半罐饮料,春和大家有史以来最早的一次道了晚安就大义凛然……关心备至地上楼去了。

“始?你听得到吗?始?”春敲了敲门却没人答应。
啊啊,还是不愿意搭理他啊……
正当春准备放弃的时候,门却开了。
春探身进去,发现始开门以后还是一眼没看他就自顾自地往里走,站在衣柜前找换洗的衣服。
“……始,你听我解释好吗?”
春试着跟他说话,可惜始根本没有理会的意思。
“始!我……”
“麻烦去一下你屋。”始冷冷地出声。看到春头上直冒问号,他接着说,“我换洗衣服放在你那里忘记拿回来了。”
“……好。”

两个人屋子就在隔壁。平时知道春不怎么锁门,始拧了一下把手就进去了。
“……”春没话,只好跟着后面进了自己房间,看着他把东西拿了出来。
“我拿完了,我回去了。”
“别!”春一着急就直接用手摁住了始的肩膀,凭借着多一点的身高优势。“……不是,我是说,你可能误会了什么,始。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我认为你有必要听我解释一下!”
“……你放开我。”
“……对,对不起。”春放开手,始顺势退后一步。
瞥到床头的两只月兔,始转身看着,问,“你买的?”
“哦……嗯。”
始没再说什么,走到床头拿起属于春的那只绿色的小兔子,捏了捏它的小手。“你怎么还想起给自己买月兔呢?”
“这个啊,是海送给我的。”
话刚说出口,春就后悔了。始曾经有意无意的说过,不喜欢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提起别的人。他刚刚好像是让自己罪加一等了。
“哦。”始说着就想把小月兔扔到床上,可是不巧掉地上了。
春表示肯定是故意的吧!要不小月兔怎么掉到地上还弹起来了?!肯定是更生气了吧!肯定是吧!!!
“……那个,始,你听我解释!你先别生……别!别扔了!那是你的月兔啊!”
看着始完全不理会地径直走向自己的那一只紫色的小月兔,春赶忙把它抢救下来。
“你这只是我买了想送给你的啦!跟海没关系的!!!”
闻言,始放下紫色的小可怜,抱着手臂打量着对面的人。
春被他看的发毛,双手合十举过头顶,“真的啊真的!我发誓!!!”
“哼。”始后撤一步往床上一坐,双腿叠在一起。
春觉得这是个好信号,赶紧贴着坐在自己恋人旁边,拿着小月兔举到脸前面,装出萌萌的声音“我错了我错了~始大人能不能原谅我呢~”
“……你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吗?”始其实已经不怎么生气了,看到他这样,还是决定忍住笑,逗一逗他。
“……不知道。”
“那你说什么呢刚才?你骗我吗?”
“不敢不敢!”春把月兔从脸上移开,低着头像个调皮捣蛋之后面对家长的小孩,“所以啊,始你要告诉我啊,不可以一个人生闷气啊~”
始不理会,把头偏向一边。
“是不是和海有关呢?我猜。”
明显看到背对着自己的人身形一顿,春扶额表示果然是这样。
“始是怎么想的呢?你不说的话我继续猜咯?”
……
“那,始是吃醋了吗?”
被猜中心思的人很不情愿地红了耳根,却被身后的人一览无余。
“诶~是这样啊~”
春玩心大起。
“怎么说,好高兴呢~始竟然会因为我跟海一起出去工作就不高兴呢,我从来没发现我家队长大人的独占欲这么强啊~~!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始!国王大人!我亲爱的队长大人!放手吧拜托!!”
“让你说!”
“发际线又会后退啦!请可怜可怜我吧!!!”

“所以我说啊,海”霜月隼手拿着红茶优雅地坐在沙发上,“你说的春和始有点问题啊。”
“啊,我看春一脸没精神的样子。”
“所以呢?让魔王大人猜猜~啊啊~你莫非也送给他小月兔了?”隼放下红茶,一脸兴致盎然地看着拿来点心的搭档。
“……有什么问题吗?”
“诶~先不说我不高兴~你可是犯了错了~”隼一脸惋惜地接下海手里的小东西,“你估计要被记恨了~魔王大人也救不了你咯~”
“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啊?怎么你也莫名其妙的?”
“恋爱中的人不总是这样吗~?”

“哦!春,始!你们起了,快来吃早餐吧,今天是夜和葵一起做的呢~”
“诶~?海,你来喂我吧,魔王大人不想自己动手啦~”
“怎么这样?!”
“快来嘛~”
隼让海没在有机会说话,始和春也就自然地坐下吃饭。
不得不说,吃到两个女子力爆表的做的蓝莓蛋糕,就会觉得有很好的一天呢~
当然,春是这么想的。

“诶?魔王大人有消息提示呢~”
“是什么啊?”海侧过头去帮隼打开手机解锁。
“……哇哦~魔王大人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呢~!”
……
……
……
“我们吃完了先出门了!!!”
8人逃离战场。

战场还有1秒钟到达。

“诶~感觉被背叛了呢~”
“我没有啦!隼你怎么能这么想呢?!”
“正好魔界有个孩子浑身都是坚固锋利的鳞片,我把它叫来给海看看好不好?”
“别这样!我是无辜的!!!”
“诶~这样啊~呜呜魔王大人心好痛哦~”
“别就这么倒下了啊喂!!!”

“我错了我错了!!!不对!我什么也没做啊始你相信我啊!!!”
“!始!你听我解释!别!别别别别动手啊!”

[娱乐新闻»今日头条»
        震惊!Six Gravity与Procellarum两位中流砥柱成员无人房间姿势暧昧相互卸妆!是否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图片][图片][图片]
[评论1000000+]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就总得来说是始起初就不愿意春和海一起工作,然后又穿的类似情侣装然后就生气了。海热心的帮忙反而遭到始的误会。晚上春最终把始哄好了,本来没事了,第二天早上却发现被化妆师偷拍的图片被挂到了网上,结果心态爆炸。

非常感谢无辜的海桑。~( ̄▽ ̄~)~

写的巨 ooc (><)

但是相信我爱你们(。・ω・。)ノ♡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