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colrose-对闺蜜说IloveU 会不会被打

学习紧 要命
争取爱的cp一对一篇
博爱 佛系

[零晃]关于期末复习这件事

关于期末复习这件事

»零晃
»甜
»来源于大家期末复习的压力(手动再见)
» @结城由子
»非常感谢不嫌弃 (′~`;)
谢谢小天使的点文,我爱你(ღ♡‿♡ღ)
»ooc x10086

夏季的蝉总是没完没了地叫嚣,像是要刺破人的耳膜。
啧,烦躁。

“我去!本大爷不学了!!!”
“来来来汪口,作完这道题就给你奖励呦~”
“咬死你啊!”大神晃牙把笔往下一摔,正好擦过朔间零那张精致的脸,好在最后是落地了。
“嘛嘛,”朔间零换了个姿势,用手托着下巴,笑容不改地眯着眼睛,“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啊~小狗。”
“不过啊,期末考试考不到一定分数的话,可是会被停止live登台的哦~”
“你这游刃有余的态度!!!”大神晃牙气的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咬牙切齿,“学习好了不起啊?!”
“吾辈学习不怎么好,只是不会给组合里其他人找麻烦~”
“你!”
“所以说啊就是这样,”朔间零一脸好脾气地从地上捡起笔让它重归原位,“不论如何,学生会的要求,只要吾辈们还无法推翻,就要接受下来不是吗?”
“……你竟然也会说这种话。”大神晃牙不耐烦地斜了他一眼。
不过对面黑发的男人并不在意,反而漫不经心地用手指撵着练习册的书页,弄得刚写上去的笔墨都有些晕开。
“道理都说清楚了,小狗不会不懂得~”
“就算吾辈曾经无限风光,成为了权力的顶点,现在也已经下位,必须要服从管理。”
“切……你这么说”
大神别过头,眼神又落在刚才差点被自己撕碎的练习册,现在皱皱巴巴地难看得要命。他努力说服自己再耐着性子多看几眼。
零说的他不是不懂。他虽然说性子很冲动,但不是说他没有脑子。他虽然很看不惯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但并不意味着他就打算自找麻烦。
看来还得继续努力啊,真是混蛋。
“嘛,再说吾辈觉得给小狗必要的学习这一点,倒是难得的认同了~”
“你这家伙!!!”

“所以说!你这家伙先是说什么努力学习,现在却让本大爷跟你在这儿……我去!”
跟着前面的男人穿梭买拥挤的人群中,身边充斥着女粉丝相互聊天的声音,吵得他想暴走,不时还得忍受为数不小的过分热情的女生的包包不小心结结实实地撞那么一下。就像最后一声一样。
“小狗注意不要被人群冲散了哦!”
朔间零今天穿着便装,但也没怎么刻意伪装。黑色的纱外套里面一件白色的T恤衫,黑色的裤子倒是很新潮的紧身款式,随便带帽子挡住讨人厌的阳光,墨镜口罩倒是全免了,毕竟在这里没人会注意到。
“喂!等一下啊!”接受到新一轮的人群挤压又差点被挤散架,大神晃牙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如果在这种地方走散了,他还真没什么自信能再找到。
想到这,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烦躁得不行。能热死人的太阳,简直没脑子般疯狂地女生,让他在这里简直一秒钟也待不下去。
“说到底!本大爷到底为什么要跟你来这种地方啊?!”
“小狗,不要和吾辈走散了。”
朔间零又重复了一遍,可是后面的人显然没有打算好好答应下来。
“不走散才有鬼啊!谁知道这大下午的这么多人?!她们都不用上学工作的吗?!”
“……小狗和吾辈不也逃课了吗?”
“是臭老头你逃课!本大爷是被你逼得没办法才来的!”
“不都一样吗。”
“不一样!你这混蛋!”
大神晃牙冲着那个头也没回的黑色背影怒气冲冲地骂了一句,又赶紧快走两步好确保自己不会被落下。
他抬起头,刺眼得不行。
这该死的天气。
“拉着吾辈的手吧,小狗。”
“哈?!”即使知道朔间零肯定看不见大神晃牙还是瞪大了眼睛露出一脸不可置信。“你脑子被太阳晒出问题了吧?!”
“这样就不会走散了吧。”
朔间零还是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不过大神晃牙也知道他估计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
所以说……自己心跳个什么劲啊!
不就是句普通的话吗,再说这是很正常的吧即便两个男人之间!
……才怪!
“不要!本大爷才不会做出走散这种傻事!你管好自……!”
又有人群左拥右挤的阻挡住自己的视线,本来在太阳底下快要消失的身影现在在视线中完全消失了。出于人的本能,大神晃牙上前狠狠抓住那只手。
他的体温偏低,在火燥燥的温度里抓着很舒服。
被突然抓住的人身形明显一顿,但随后就抿嘴轻轻一笑,将手抓得更紧了。
大神晃牙还在炸毛,虽然手是他主动抓的就是了。
另一只手安抚性的搂上大神晃牙的肩膀,往自己怀里用力一带,两个人就完全贴到了一起。
“喂!你……”显然没有料到这么亲密的举动,大神晃牙明显身体一僵,刚想要挣扎,却感受到比自己高了半头的俊美男人坚实有力的心跳声。

算了。


进了会场,总算是穿出拥挤的人群,两人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演唱会还有20分钟才开始,可是全场已经开始亮起了荧光棒,还有一波接一波的打call声。
两个人临时才决定要来,连票也是直接找了内部人员才弄来的,座位自然不怎么好。即便如此,被周围的五彩斑斓包裹着,没有声音也没有动作的两个人在这一平米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喂!你现在能说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了吧,臭老头!”被强行逃了课带出来还不明所以就坐到了这里的大神晃牙简直不知道自己什么态度才算是正常。
“没什么,吾辈看你复习这么辛苦,休息一下也没什么奇怪的吧?”朔间零偏头笑笑,耸耸肩表示并不觉得有什么。
“那是谁说得要争分夺秒不要给组合和你添加负担啊?!”大神晃牙见他翻脸不认账,忍不住
出声反对,“现在却来这里悠闲地看别的家伙的演唱会!你的脑子里都是番茄汁吗?!”
“小狗不要这么说啦,吾辈好伤心呐~”
“别露出这种恶心的表情啊喂!”
“开玩笑的,”零收起自己楚楚可怜的委屈样,轻轻耸耸肩,嘴角勾起一点弧度,“还有,这些是曾经玲明学院的前辈们啊,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跟吾辈以前有交情,吾辈也很喜欢他们。”
“你让我现在听你讲心灵鸡汤吗?”
“汝怎么这么好斗啊?”零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前辈们的表演是真是很有实力,否则吾辈不会让汝来浪费时间的。”
确实,这个吸血鬼混蛋虽然很让人不爽,倒是实力毋庸置疑,自己不也是因为这个才一直追随他的吗。看似散漫无度疏于努力,其实实力雄厚,有着技压群雄的天赋。能让他大肆赞美的人,肯定不仅仅是等闲之辈,估计不是实力超群的王者,就是拥有绝对压制的天才。
“但是这和期末考试有什么关系啊……”大神晃牙还是想不明白,不服软地回嘴。
“看看吾辈们未来努力的方向啊,”朔间零目光停住在还没什么灯光的舞台上,“前辈们不仅偶像实力雄厚,普通课也是在本区域出了名的好。”
“……”
“汝记得刚才看到的海报上那个红色挑染的吗?前辈可是参加过全国数学竞赛拿到了优胜的。”
“不是天才,可是努力了很久得到所有人认同才有资格站在这种地方的哦。”
“……哼!反正你再怎么说,本大爷是不会去做这些无聊的事的!”
“诶~?那吾辈的心灵鸡汤岂不是全——部撒掉了。”零摆出失望透顶的样子,后背脱力地狠狠倒在靠背上,表示自己已然放弃。
“哼!原本就是你自作多情罢了!”大神翘着腿,露出了不屑一顾的笑容。“很抱歉!我也完——全提不起劲!”
“……那,吾辈给汝一个提的起劲的机会吧?”

“吾辈就无偿许给汝一个承诺怎么样。”

“呼~总算是结束了!”大神晃牙长舒一口气,“那帮女生吵吵闹闹真是烦死了!”
“诶?吾辈还挺享受呢呼呼~”朔间零稍微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肩膀,“小狗把阳伞在往这边一点啊~”
“别命令本大爷啊咬死你!”
“真有活力啊,年轻就是好啊~”
“你也不老吧喂!”
朔间零没急着反驳再重新教育他自己是不老不死的吸血鬼什么的,只是眯起眼轻轻抿了抿鲜红的唇瓣。看的大神晃牙后背起了一阵冷汗。
“不说这个,吾辈开场前说的,汝考虑好了没有?”
大神晃牙一愣神,他当然没忘记,可以说,他从来没有忘记这个人认真说的每一句话。可是。
“……没有。”
他真的还没怎么花心思去想,不如说,对于这个一直披着神秘面纱的男人如此轻易的一次承诺,他倒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如果是真的的话,他倒想要找一段时间好好想一想,想一个最完美的要求。可显然目前没有这样的理想时间。
“恩,既然没有的话,就走吧。”
“去哪?这个点都放学了吧?你可别告诉我要回学校通宵补习。”
“诶?”朔间零倒是瞪大了眼,像是没料到会被这么说,“小狗这么想吾辈太过分了吧?吾辈就算是暗夜的吸血鬼,为了汝折腾了半个白天也要休息的哦,今天想要在午夜活动精神满满什么的,也未免强人所难了吧?”
看着他无辜地耸耸肩,大神晃牙表示并不相信。
“你不回学校,上电车做什么?”
“去了汝就知道了。”

“您好,欢迎光临,朔间桑。”温柔的女声传达到耳膜,“请问您是和原来一样还是……”
“今天不用了,多谢您的好意。”
大神晃牙看着对面这个男人地向服务员小姐微微欠身致谢,即便穿着休闲服也有不输周围人西装革履的优雅高贵。
相比之下,大神晃牙觉得自己更加格格不入了。
大到头上复古的水晶吊灯,堪比维也纳金色大厅的高雅;身边墙壁的大理石鎏金的雕刻,犹如帕提农神庙中雅典娜的精致;脚下驼绒的金色地毯,媲美室町时代金阁寺的奢华。小到餐桌边角的纯白镂空雕花,刀叉上嵌入式的黯金色花纹,杯盘外沿的金色丝带,餐布上刺绣的花体英文。
不夸张地说,大神晃牙前17年的生命中,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夸张的地方。还不如说,这种地方真的是用来吃饭的吗?!
“喂……你”他有点变得结结巴巴地,尽管他从心里厌恶自己这副窘态。
“汝不要愣着了,来看看晚上吃什么。”
接过菜单,大神晃牙发现这万恶的资本主义。比起自己父母一年到头苦心经营地支持他上梦之咲的学费居住等等千头万绪的花销,面前这个正低头微皱着眉思索点什么菜的人来说,好像都是动动手指就能解决的事。
大神晃牙早就知道朔间零家境非常好,可是他也没太想到有这么好。这个人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神秘。
“没关系的啦,汝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好啦,今天吾辈请客。”
“……你说的请‘客’,不会真的是吧?”
“恩……小狗说的有道理。吾辈虽然还在上学但已经是成年人了,这家餐厅是吾辈爸爸旗下的一家,严格来说,不是吾辈的东西呢。”
大神晃牙看他笑着望向自己的眼睛,不禁更觉得高深。他知道朔间家是日本远近闻名的财阀,但是涉猎范围这么广的话也是头一次听说。还真不是一般的富少爷。
这样的话,为什么非要当偶像呢?继承家产不就好了。
大神晃牙心里冒出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要许诺?本大爷可不认为你发了什么善心”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问不出来,又变成了另一个糟糕的问题。
“没有为什么哦。”
“这是什么话?!”
“不如说,小狗是怎么想的呢?”朔间零双手叠在一起垫着下巴,饶有兴致地侧头看着对面的人写在脸上的尴尬与不耐。
“哼!……只是觉得你这种拖拖拉拉的老头子也会做出这种女孩子家家的事,哼!”最后还是把问题抛给我了。
“是吗?吾辈倒觉得……牛排来了,吃吧。”
所以说还是被绕开了话题啊。
但是看着眼前香喷喷的牛排还有酱汁在乱蹦。
啧,不吃白不吃。

“吃饱了吃饱了!”大神晃牙满足地眯起眼,露出一口漂亮的牙,几乎完全忘记了刚刚自己还心事重重。
“吃饱了就好~”看着许久没有见过的可爱到发着光的真心的笑容,朔间零觉得自己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你这次也挺像样的嘛!”
“小狗,吾辈之前说的,汝想好了没有?”,
“……没有。”
“是吗?不过没关系,汝可以继续……哦!都这个点了!”朔间零看了一眼表,发现指针已经来到9:30。
“那,我们走吧,而且要抓紧喽。”
看着朔间零起身,大神晃牙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跟不太上他的脑回路。
“去今天最后一个地方。”
朔间零不由分说,绕过餐桌拉起大神晃牙的手就要快步离开。
“喂!你什么事这么着急”大神晃牙刚从桌子上捉起湿毛巾连忙擦了一下嘴边遗留的酱汁,就被拉拽起来,“等等啊喂!你都不用付钱的吗?!”
“都记在吾辈账上了汝不用担心。”朔间零快步出了大厅,到了门口前台对大堂经理小姐点头致意,收到一句您走好之后就直接拽着全程一脸茫然的大神晃牙上了出租车。
“你这家伙解释一下啊喂!”被不小的力道直接扔在出租车的后座上还是挺疼的,大神晃牙揉着自己撞疼的肩膀觉得自己像个布偶一样被摆弄了一天却什么也不知道。
“到了汝就知道了。”
这就是朔间零接下来半个小时笑着扔下的唯一一句话了。
大神晃牙倒也不怎么想要反驳了,他有点犯困,毕竟他可不是什么夜间活动的生物——不是坐在副驾驶位子上一言不发但是精神不说抖擞但还算充足的臭老头。
大神晃牙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下,没想到一个神经紧张的下午让他再度醒来不是被叫醒而是被胳醒的。
他不好受地皱皱眉,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
“你这混蛋干什么!快放本大爷下来!!!”
“哎呀小狗不要乱动啊!吾辈背着会很费劲的啊!”
“谁要你背了?!快放本大爷下来!要不就咬死你啊!!!”
“好好好,”朔间零弄不住背后张牙舞爪乱扭一气的人,只好走到就近的长椅上把人放下。看着对方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害羞还是两者兼有而通红的脸,朔间零觉得很好玩,可还是抱怨着“吾辈背着你好重的啊结果反而被嫌弃了好过分。”的话
意料之中的来着对方炸毛还有抡起拳头就要往自己身上招呼的架势,朔间零立马举手表示自己投降。
可是结果还是被打了一下。
“谁让你不经本大爷允许就做出这种恶心的事?!”
“可是小狗睡着了吾辈也没办法了啊。”朔间零揉揉自己的右肩膀,委屈巴巴。
“你不会叫醒本大爷吗?!”
“可是吾辈看汝睡得很舒服的样子,觉得累了一天了是自然地吧。”朔间零现在可以说是十分委屈了。“吾辈想让汝多休息一会儿而已,反而被责怪了QAQ”
“喂喂喂!别随随便便就挤出眼泪啊!”大神晃牙看着这个眼里快要波纹荡漾的人禁不住一阵恶寒。
“……本大爷也没有非要怎么样了你快点给我抬起头来啊喂!”
“……你是娇滴滴的女生吗?”
“……好了好了可以了吧!都说了没在讨厌你了!”
大神晃牙非常善于应付语调奇怪文字匪夷所思的朔间零,很简单,给一拳就行了。但是他不知道在他低头伤心……或者装做很伤心的时候应该怎么样。
“你再这样本大爷了就不认你是朔间前辈了啊!”
像是小孩吃到了期盼已久的糖果,朔间零一下抬起头来,象征性地摸了摸眼泪,展开一个能迷惑众生的纯真的笑容,“吾辈还以为早就不是了呢。”
“你这家伙!!!”不过话不中听就是了。
“不过,吾辈还是很高兴的。”朔间零双手交叉枕着头靠着椅背,眼睛看着上方繁星烁烁的夜空,“能一直做小狗的‘朔间前辈’。”
“……别说这种话啊你。”
“是真的呦,”朔间零的脸突然放大到自己跟前,直直地装进大神晃牙不假防范的眼底,“很高兴,不如说很感谢呢。”
“……你,你不会大晚上把我拉到游乐园就为了听你在路灯下说这种恶心吧唧的话吧?”
“啊啊也是呢,”朔间零退回来不再看大神晃牙,恢复自己仰望星空的样子“有些事,无论再怎么说,小狗也不会懂的吧。”
“可是你不说我怎么会懂呢?”
“算了,走吧。”
“切。”

“这就是你的目的?”
“很美不是吗?”
“但是同样也很俗套。”
“诶,小狗这样不留情面地拆穿可真让吾辈不好受啊~”朔间零装着一脸丧气。
“算了,本大爷就看在很漂亮的分上原谅你了。”大神晃牙从玻璃窗望向外面。夜场的游乐园在五彩斑斓的霓虹灯装饰下显得非常绚烂,天上的星星倒是看得没有那么繁多了,可能是地上的光辉让天上的银河也黯然失了色。地上的灯光暗淡一点,天上就更亮一分,天上隐退了一分,地上就补上一分。交相辉映,璀璨夺目冲走了烦人的困意和原本心中的不安,在缓缓上升的只能容纳两人的小小空间享受短暂的宁静。
要是时光能一直停驻在这一刻就好了。
大神晃牙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想法。
“你问得问题,我想好了。”
不是“臭老头”,也不是“本大爷”。
“毕业以后,我们四个人,我们Undead,一起出道吧。”
朔间零瞪大眼睛,怔了一瞬,随即开始笑,越来越大 越来越灿烂的笑容,倒是轮到对面的人犯了愣。
“有什么好笑的啊喂!”
“没有没有!”朔间零用手指抹去眼角笑出的泪滴,“我只是觉得,觉得小狗好可爱~”
大神晃牙气不打一处来,自己从开始到刚才那么用心的想了一路的一句话竟然让某些人开心到连“吾辈”都忘记用!?
“这件事不算啦,本来就想好了要去做。而且啊这么简单的事不算做许诺哦小狗~”
“……说的也是,”大神晃牙呕气地把自己往后重重一摔,“返礼上本大爷也早就说过了吧。”
“就是这样呢~所以可以想一些别的东西哦~”
“别的?”大神晃牙用手戳着下巴,“那也容易。”
“是是~”
“咳咳……”大神晃牙清了清嗓子,“你着家伙出道以后不能擅自离开不能有什么东西问题的全是自己一个人想或者做决定我们也有权利知道而且就算有一天Undead解散了你也不许随便抛弃本大爷不能以后都不搭理本大爷了当然了如果你宣布解散的话本大爷当时就咬死你啊!”
……
“所以说还是出道以后的事啊~”
“什么态度啊你?!”
“冷静冷静小狗,”朔间零赶紧皱着眉苦笑了一下,“你说的吾辈都知道,而且一定会照你说的去做的~”
“……这还差不多。”
“放心了?”
“……还行吧。”
“不行诶~”朔间零不甚满意地耸耸肩,“还是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吾辈也提不起劲来呢~”
“你要怎么样啊混蛋?!你敢不遵守的话本大爷现在就……”
“快要升上最高处了呢。”无视对方大嚷大叫,朔间零突然自顾自地向着窗外呢喃。
这一说倒也提醒了大神晃牙,毕竟大多数人乘坐摩天轮这种东西都是为了等最接近星空的那一个瞬间吧。他停下自己毫无意义的威胁,伸头向下看,地面上花花绿绿的一切正离他远去,闪耀的星星点点反而变得几乎触手可及。
论是他这种对女孩子家家的东西不屑一顾的人也突然觉得十分浪漫。
和自己一直……憧憬仰慕的人坐在只能容得下彼此的空间里一同等待着最接近星河的地方。
要是能许个愿就好了。
他像个普通的小女生一样如是想到。
“晃牙。”
“恩?”
“还在想吾辈的许诺吗?”
“……谁还在想那种东西啊。”
“还想得到吗?”
“……估计没戏。”
“那我说一个你来听听?”
“……好啊。”
“小狗,跟我交往吧。”

在女生们心目中,传说,在摩天轮升到最高处接吻的恋人能得到天长地久的幸福。

可在大神晃牙心目中,在摩天轮顶端的夜空,有世上最亮的星,能让他一生难忘。

end.

后记

“我去!”
大神晃牙从座位上弹起来,手里捏着自己的期中考试成绩单。
“哎呀哎呀~”
朔间零从他的手指缝里把这张可怜的纸掰开出来,扫了一眼发出了如上的感叹。
“混蛋!”大神晃牙想要抢过这张几乎被他捏碎的纸片,可惜让比他高出半个头的人拿着它抬起胳膊举过了头顶。
“还给我!!!”不甘心因此作罢的大神晃牙怒吼着。怎么能让他看到自己烂到不行的样子啊!丢死人了。
大神晃牙表示可否借隔壁班神崎的刀一用。
他有点感受到那种与其让喜欢的人看见自己的窘态还不如自我了结算了!
“小狗没考好呢~”
我不瞎我知道!!!所以你有必要再说一遍吗?!
“那吾辈的承诺也可以作废了吧?”
什么。
大神晃牙身体一滞,上一秒还兢兢业业想要抢东西的手僵直在半空中。
“……我,我知道自己不够资格站在你身边,这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好好复习,因为你答应了我的事我就洋洋得意的……”
“喂喂!小狗不会当真了吧?”
“……啊?”
“吾辈开玩笑的!小狗认真了啊!”
“……喂喂!别哭啊!”朔间零看着眼前的人眼睛里眼泪都快要掉出来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玩笑开的是不是有点大。
“吾辈错了吾辈错了!”朔间零觉得如果有人看到自己半蹲着哄小孩的样子一定会认为自己之前的过激背德通通喂了狗,那现在给他个玩具球是不是更合适?
“吾辈怎么会反悔呢?吾辈和吾辈弟弟一样,唯有约定一定会拼死遵守的。而且,让吾辈离开可爱的晃牙比撕裂身体还要痛苦。”
“……咬死你啊。”
朔间零顺势把人带进自己怀里,感觉着人在揪着自己校服外套啜泣,又把手环得更紧了。
把下巴抵在毛茸茸的头上,轻轻闭上眼。
“吾辈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小狗的,永远永远。”
“……真的……”
“真的。”
“你不生我气了?”
“吾辈从来没真生过小狗的气。”
“……你说真的?”
“吾辈从来没骗过小狗哦。”
“……你这混蛋!”
“是是~”
“……在一起什么的,说好了吧?不许反悔,反悔本大爷咬死你啊!”
“是是~”
“我爱你啊朔间前辈。”
“是是~”
“那…你爱我吗”
“是是~”

真end. 了

拖了这么久……
结尾突兀的要命QAQ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自己写的什么辣鸡玩意(ಥ_ಥ))
请相信我爱你们~(。・ω・。)ノ♡

评论(4)

热度(37)